滨海新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English   滨海时报
  第09: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留住乡愁
  ■ 张明珠

  渔灯节是胶东沿海渔民的一种祭祀活动,具有较高的民俗研究价值,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中国渔灯文化之乡”。这个习俗主要分布在目前烟台开发区辖区内,其中的山后初旺、芦洋两村的渔灯节因活动规模和社会影响力较大,被公认为渔灯节的代表,前者侧重民间,后者主要是官方组织。

  民俗学家山曼先生撰写的《山东蓬莱渔灯节的调查与研究》一文认为:东南沿海其他地方,未见有渔灯节,但正月十五普遍称为“灯节”。灯节的晚上,除在居宅内外各处燃灯之外,又有往祖坟送灯的习俗。与此同时,渔村、渔家多有往海神娘娘庙、龙王庙、海边、渔船送灯的习俗,这种送灯的活动各地都称为“送渔灯”。在初旺村,旧时渔灯节主要活动,也是送渔灯。渔灯节之后,和别处一样,仍旧要过元宵节,也有往祖坟送灯的习俗。这种活动,在别处,简单地称为“送灯”,在初旺,为了区别渔灯节期间的“送渔灯”,元宵节期间的送灯则被称之为“送麦灯”(当地农田大多种植越冬小麦)、“送山节”。这些,都足以说明,渔灯节是本源于元宵节,又是从元宵节中挣脱出来,另成一个独立节日的。

  渔灯节那天的傍晚,渔民们先抬着渔灯、鞭炮、香纸、大鲅鱼、猪头、饽饽等祭品到龙王庙或海神娘娘庙送灯拜神、祭神,再敲锣打鼓、载歌载舞,燃放着鞭炮,抬着或车载祭品到自家渔船上摆放、祭海,燃放鞭炮,最后到海边放灯。其中,送愿船、送灯、杀发财猪是最常见的几种祭祀形式。送愿船是船主将自己的船制为模型,敬献给海神娘娘或龙王,许下愿心,祈求保佑。这种风俗,至少始于元代,愿船的制作,有的简单,有的复杂,一般用高粱秸自制尺余长,富足人家则用木制。民间传说,愈逼真愈有效,所以多数愿船,工艺惊人,要做到真船上有什么,愿船上有什么,千真万确就是真船的缩样。长岛县砣矶岛,至今仍有几位做愿船的巧匠,他们自称“做得了大船,不见得能做愿船”。

  胶东渔民称渔业丰收为“发财”,“发财”后杀猪敬天后,名为“杀发财猪”。猪头也有讲究,要是生猪头,除毛,洗净,冻硬,猪嘴含着金条或金元宝,在猪脑门点上红点。渔民旧时风俗,渔船丰收,返航临近家门,在大桅顶上挂一种特制的旗帜——“吊子”。特大丰收则大桅、小桅一齐挂“吊子”,称为“拉双吊”。岸上见船挂“吊子”,船主率人迎接。登岸后,船主用黄表纸蘸猪血焚烧,意为敬给海神一头猪。祭神完毕,猪头归船老大:猪蹄给“二把头”,猪尾巴连带猪腚分给大师傅即炊事员,下货留作算账时的酒袋,剩下的猪肉做成饭菜,非但全体船上人及其家属来吃,村人、路人都欢迎入席,俗认为,来客多即预示下次必再“发财”。若来客稀少,主人不乐。

  渔灯节那天,村子里张灯结彩,村口和一些企业门口都要扎起气派的松门,成百上千盏大红灯笼组成长廊,一片欢乐喜庆的气氛。从上午开始,渔民们把猪头、饽饽、酒菜、供香、佛蜡、烧纸、鞭炮等放置在几个“柳斗”上。然后,在猪头上洒一点猪血,在“柳斗”梁上系上红绸彩花,寓意“发血财”、“挂彩(财)”。港湾里停泊的数以百计的大小船只,无一例外地都在船头或船门上贴着红亮的“福”字斗方、对联,一些大船赶早张挂红旗、彩旗。络绎不绝的游人涌进村来,这其中包括对渔村风俗有兴趣的旅游者,前来采访的记者。来到的人,大半到渔民家作客,请来的秧歌队,由村里分派到各家各户。这一天,几乎是家家宾客满堂。到12点半钟,放鞭的就多了起来。一点钟的时候,鞭炮声就密集起来,秧歌队开始在村南街口整队。三声炮响,秧歌队锣鼓声起,几十处锣鼓响应,秧歌队翩翩起舞行进,由村南口北去、东折、沿海岸、再北去,东折到渔港码头,总长四华里的街道上,万头攒动,水泄不通。秧歌队由烟台各地请来,有古代流传至今的沉重的“擂鼓”,有传为军中号角的抬杆长号,还有高跷队、腰鼓队,旱船、跑驴、龙灯,足可称当地民间艺术的展览。

  锣鼓、鞭炮开路,抬供品的、扛鞭炮的紧随,船长率船上骨干,大模大样走在后面,走走停停,紧锣密鼓,大放一阵鞭炮,接受观众的欢呼。

  到了船上,由船长主持,先将所有船舱打开,摆放灯盏,一一点燃,将大串鞭炮张挂船上各处,再将供品罗列船头,点香烧纸,由船长领衔、向船而拜。其致拜方式,多数已改为深深地三鞠躬。个别守旧的,依燃跪拜叩头,祈求一年人船平安,鱼虾满舱。拜船之后,船员纷纷登船燃放鞭炮。大多数渔民,自己祭船放鞭炮之后,还要守在船上,候亲友来贺“送鞭”。来“送鞭”致贺的,多是无船户,他们备了鞭炮,到亲友船上燃放,祝一年丰收吉利。船主注重这种人情和吉兆,将来客一一铭记心头,开春第一次出海有了收获,必提鲜鱼登门一一答谢节日“送鞭”的亲友。

  海边的人也多起来,有提着篮子、带着香纸的,这是早已将鞭炮和上供的饽饽拉到船上了的;有推着小推车的,有开着车的,都带着成箱的鞭炮和烟花,包供饽饽的一律是红包袱或红花包袱。鲅鱼要尺余长的,身上还要贴上福字。大人孩子、男女老少都可以到船上去。

  在船上祭祀的同时,秧歌队开始进入码头货场。他们从村头出发,一直敲锣打鼓跳到港口。从燃放鞭炮到游行队伍的出发,有专人负责安排这一过程,中间时间控制得恰到好处。秧歌队伍很长,走在前面的是初旺村的游街花车,跟着的是初旺本村的秧歌队,都是村民自发组织的。走在最前面的是舞龙队,一串黄色游龙鱼贯而行,后面跟着的是威武的狮子队,活泼灵动。妇女们跳着秧歌,男孩、女孩抬着模具制成的元宝跟在后面,有的打扮成为海里生物,比如打扮成了虾兵蟹将的样子。这正是胶东民间舞蹈样式“跑海物”,有蛤蝲、鱼、鳖、虾、卜蝼、海葵等几十种海洋生物的扮相。每逢渔灯节,“跑海物”的艺术表演,便成了这些村的风俗之一。“跑海物”时,表演者用的道具,都是就地取材自绘自制的。制作时,找出村中的扎纸艺人,用杨、柳树枝或高粱秆,做成各种不同的海洋生物骨架,外面糊上白纸或缝上白布,用彩笔涂上不同颜色的花纹。演出时,扮演不同角色的人,或钻进不同形状的海洋生物空壳里,或手擎不同形状的海洋生物道具的长把柄,作出不同的姿态,栩栩如生,看起来妙趣横生,格外增添了节日的喜气。

  秧歌队在港口载歌载舞。整个港口变成了欢乐的海洋。跑场表演的,以及所有乐队、鼓号,尽都使出浑身解数,鼓声、号声、鞭炮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如潮如浪。码头上,船上,黑压压人山人海。到了下午三点左右,鼓乐声停止,鞭炮声渐渐稀少了,人山人海仿佛遁地而去,码头货场上空荡荡一片卷着满地爆竹纸,刚才被掩盖的海浪声又开始有节奏地哗哗作响。

  “开发区”作为一个特殊经济区域,作为开发建设的热土,渔灯节所在的村庄已经拆迁了多个,剩余的村庄是否能够保留,这直接关涉到渔灯节这一具有胶东民俗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否得以传承的关键所在。

  渔灯节不仅仅将面临转变,甚至面临消失,永远的消失。因为,它所依托的存在载体,不管是海洋渔业还是乡村传统,都在日渐消失。作为渔民的现实焦虑,是如何表达的?一位老船长说,老辈就是打鱼的,自己也打了一辈子鱼。在海上,有风有雾的时候,必须有相当丰富的经验。过去鱼多,现在连杂鱼都没有了。上世纪70年代,大战渤海湾,一网可以打上一万多斤大虾,打上来的虾大多出口了。现在,没有鱼了。海都枯竭了。这是奇迹吗?以前捕鱼,上级有各种鼓励和奖励,现在连鱼食都捕上来了,鱼没有东西吃了,如何长大?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打鱼了。

  在茫茫大海上,在漫漫人生旅途中,我们并不知道将会收获什么,很多收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个老船长说,出海是瞎干吗?出海是玩命的,怎么可能是瞎干?几米长的小船,再加上个帆,在海上风里来浪里去,耍的是手艺。他相信在海上靠的是耍手艺,但他同时也相信,人在海上,其实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了。而很多人一直以为大海是可以被征服的。

  每年渔灯节的晚上,有的渔民把渔灯放到渔船的船头及舱口,有的渔民把渔灯放入海中。渔灯星光点点,整个海面都变得迷离,温馨。村子的上空燃起了烟火,起起落落,村中海上,遥相映照。与白天的活动相比,此刻的大海与渔村,都变得安静了许多。这安静里,有着渔民的思念与祈祷。

  津滨网、滨海时报版权声明
  津滨网及滨海时报数字报所刊登的原创内容, 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 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 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来源: 津滨网-滨海时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侵权举报电话: 022-25204288、022-25204999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经济
   第04版:天下
   第05版:城事
   第06版:街镇
   第07版:法治滨海
   第08版:副刊
   第09版: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
   第10版:本土作家
   第11版:小说
   第12版:散文
越州觅情(三章)
留住乡愁
纸上低语是故乡
滨海时报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09留住乡愁 2017-12-25 2 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