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新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English   滨海时报
  第01:一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收藏家的天津港情结
天津区港务局胸章
新港开港纪念章
正在修建的新港第一码头
  听说天津港有一个很厉害的收藏家王剑,但凡与近百年天津港有关的人文、风物资料的收藏可能没有第二个人能与他媲美。去年,中央电视台制作一部建国以来首部全面反映我国港口建设的大型纪录片《中国港口》,有关天津港乃至全国港口建设的“前世今生”的老照片、老资料,差不多都是王剑一手包办。

  这是一个怎样的传奇人物?他一身收集了多少港、航文化?这些收藏对滨海新区的文化建设有哪些现实意义?带着一连串问题,8月6日,记者随王剑来到他位于中新天津生态城的家——一个无“奇”不有的收藏品大仓库。

  时报记者 李铁军 报道

  四代人与船、海结缘

  一进家门,王剑便拿出他参与编写的厚厚的《天津港工会六十年》(1950—2010)和《方寸映津港——天津港集邮活动三十年》,7年心血,查阅了四五千卷天津港相关档案资料,“下了太大的功夫”,这位曾在天津港工会工作了21年的老港人,硬是踏破铁鞋,从方方面面搜得书籍、报纸杂志、徽章、明信片、邮票、票证、商标、磁卡等八大类4000、5000件藏品,终成滨海新区港、航文化的大家。

  说起自己的收藏源头,出生于1969年的王剑告诉记者,他家4代人都与海、船魂命相连,自己的曾祖父在清朝时,就是大沽口上跑船的一名船员;已经去世的爷爷,解放前也是港上的一名船员,新中国成立后从港务局退休;父亲,则在新港船厂工作了一辈子;而他自己,当初考上的是“天津港口管理中等专业学校”,定向分配正是天津港,从1989年工作至今,没有离开港口一步。四代血脉,亲身经历,那种浸透在血脉里的热爱,使他冥冥中责无旁贷地担荷起整理大港历史的重任,这副重任让他成了一个“职业”收藏人。

  从2004年开始大概10的时间里,他只要一有空闲便跑到市内的沈阳道、古文化街的文物和旧书市场,广搜博彩,或者到网上收藏网站,沙里捞金,于是一件件不可多得的藏品,裹挟着历史风尘和人物命运,扑面而来,欣喜的他一遍遍发微信叫道“太难得了”、“太难得了”。

  记者仅仅打开他今年这几个月的微信朋友圈,就见到他的数次惊叹——

  “今天是第13个中国航海日,晒晒前几天网上拍得的由上海海运局1960年编写的海员回忆录与斗争史。”(7月11日微信)

  “这周最大的收获,完成了一项七年前编写天津港工会史未完成的工作。经老局长祝庆缘提供线索找到了天津港第一任工会副主席,解放初期任天津港引水科科长的裴振兰老先生的后人并提供了老照片……裴振兰(1909一1995),河北大名人,解放前即是天津港有限的几名中国籍引水员之一,解放后任天津港引水科科长,1966年至1984年任南京港副监督长。”(7月2日)

  “今日收到一张1980年新华社记者拍摄的老照片‘正在建设中的天津港集装箱码头”,37年过去了。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内容:1980年12月17日,正在建设中的天津港集装箱码头,全部建成后年吞吐量可达100万吨……)(6月28日)

  “总算购得了这枚盼望已久的‘华北区海员工会’徽章,品像这么好,难得。”(6月2日)

  “今天忙了一天。下班后收到前几日网上拍得的一本《塘沽新港》小册子,太难得了,印量较少,只在天津图书馆看到过一套。这是《人民中国画库》中的一本,是1955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与大家分享。”(5月12日)

  “今天收到一本《新港》创刊号,品相较差,但也很难得。”(2月23日)

  记者问,这么多年,因工作而收藏,因收藏而大量整理、撰写相关文章,因文章而更加“疯狂”的收藏,究竟个人投入了多少资金?王剑笑笑,这个保密。突然,他捧出一本他用毛笔自己工工整整题在保护封套上的《北清大观》画册,这是1909年清末在天津印刷出版的,由国外回流的画册,是他花了不菲的价格在网上拍卖所得,内容好多与天津航运、塘沽航道、津沽旧时风貌相关,他记得网上跟拍跟追了好久,当珍品从沈阳发来的快递送到他手里,他震惊之余,抹去花钱的心疼,只有惊喜了!

  旧书上“淘”来的第一任港务监督长女儿

  王剑曾在《中国海员》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天津港第一任港务监督长的传奇人生》,说起这篇文章的“偶得”,又是精诚专心与苦心搜罗而得。里面的故事着实感人。那是一次,王剑按照自己多年的“生活习惯”,又跑到天津市内的古文化街旧书市场“闲逛”,在地摊上他偶然翻开一本由天津市政协编印的1999年第2期《天津文史资料选辑》,上面一篇文章是署名刘海玲写的《忆我的父亲刘兴贤》,这一下子让王剑如获至宝,因为他早知道天津新港建港史上有这位赫赫闻名又命运多舛的前辈,但苦于没有具体资料,这下有线索了。回来即开始寻访文章后面注明的作者“天津医科大学附三营养科副主任营养师”单位,几经周折,终于通过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工会主席,要来了刘海玲电话,当双方终于通上电话,那份激动可想而知。王剑来到刘海玲位于友谊路新业广场后身的家,刘海玲则找出父亲当年的许多照片,通过几次上门访谈,一段真实的历史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刘兴贤(1911年—1994年),原名刘文中、刘卢恭,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在冯玉祥、杨虎城、张自忠、赵寿山等部队长期从事我党兵运工作,1949年参加了解放天津战役并参加军管会及接收工作,1950年天津市第一任市长黄敬亲自安排把担任天津市民政局社会科科长的刘兴贤调入天津港,协助天津港区港务局局长靖任秋做天津港的恢复和建设工作。刘兴贤作为天津港区港务局的副局长自1954年开始至1962年兼任新中国成立后天津港第一任港务监督长。

  当王剑把他发表的文章和相关资料带给刘海玲,刘海玲和老伴都激动不已,提出要到父亲生前工作的天津港看看。王剑记得那也是一个他值班后的周日,他在轻轨站上接了刘海玲夫妇,带他们转了东疆港区、天津港博览馆后,来到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的办公楼,他对年轻的保安员说,这位女士的父亲当初是你们这个单位的最高领导,现在他们要在这里照个像留念。刘海玲记得父亲是在 1962年被交通部任命为天津港务局副局长兼天津航道局局长,至今她手中还保留着周恩来总理为父亲签发的任命书。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被平反并恢复名誉,后任天津航道局顾问;1983年2月离休;1994年9月20日,因病去世,享年83岁。父亲留下的遗嘱让她感动终身:“身后不累任何人,不发讣告,不收花圈,更不作告别、追悼等浪费仪式,随身五百元,作雇车火葬之用。”根据父亲遗愿,他的骨灰终得撒入大海,化为渤海滚滚波涛中的浪花。

  与中国第一个女船长的因缘际会

  前几年,在天津港博览馆筹备时,王剑看到了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位远洋轮船女船长孔庆芬的照片,孔庆芬也是从天津港走出去的一名女海员,全国闻名,后到中国人民轮船公司上海分公司(现上海海运集团公司前身)工作至退休。这么重要的史料,王剑凭着他整理天津港工会史的经验与历史意识,觉得有必要深入挖掘,使之更准确、更详尽的公诸于世。因为“在旧社会,大多认为妇女上船不吉利,可是孔庆芬为了实现当一名真海员的诺言,克服各方面的阻力和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最终成为我国海轮上第一位女驾驶员、第一位远洋女船长。她终生爱着大海,把青春和身心献给了大海,把驾驶远洋轮船沟通各国人民的友好交往,视为最大的光荣和幸福。为了事业她终生未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航海事业。”王剑说到做到,开始研究孔庆芬的事迹,他查看了大量的书籍,但是这些资料汇集一起,却有不同的出入,孔庆芬的生日都是说法不一的,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王剑写不下去了。正在这时,北京召开中国海员建设工会成立90年纪念活动,王剑作为会务人员参与其中,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在会上,他意外见到中国海员集邮协会秘书长、来自上海的顾惠根先生,两人一聊,让王剑没想到的是孔庆芬正是和顾惠根一个单位——上海海运集团,孔庆芬的大弟弟孔庆芳也是高级船长并和姐姐同单位,也已退休,时年78岁,仍健在。这一惊人的消息让王剑喜不自胜,当顾惠根帮王剑要来孔庆芳电话,两人一谈,原来孔老就是天津人,因工作关系定居上海。他将姐姐上了《新中国妇女》杂志的事提供给王剑,并说起曾有一对作家夫妇分别姓代和庄的写过一本以姐姐为原型的书《女海员》,王剑马上上网搜,很快拍得1954年第6号《新中国妇女》杂志和《女海员》一书。孔庆芳还告诉王剑,正是在姐姐奉献精神的鼓舞下,他们一家出了5个远洋船长,父亲则是旧社会的邮递员。

  王剑手中一下子握有详实的第一手资料,他很快撰写完成《孔庆芬:天津港走出的首位远洋女船长》一文,将它和孔庆芳手中都没有的1956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著名年画画家李慕白以孔庆芬的事迹创作了年画《新中国的女航海员》,一齐寄到上海,孔庆芳收到这些文章和资料感动不已,“没想到还有人记着姐姐”,他对王剑说,“我会用这些东西教育下一代”。

  用后半生为

  “天津港”著书

  从清末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天津还是外省市,王剑的搜寻范围事无具细,甚至扩大到酒瓶签上的“新港”,火柴盒上的“新港”(火花),磁卡上的“新港”,日本明信片上侵华时期的“新港”。从1951年开始,当时国家举全国之力建造塘沽新港,特别是1952年10月17日,天津新港一期建港完成开港,这个工程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继荆江分洪、成渝铁路之后又一项伟大的建设工程,是中国人民以自己的力量修建起来的第一个大型港口。塘沽新港重新开港是天津港由海河两岸向沿海发展的重要转折和标志,它极大地加强了天津港的战略地位。在启用后短短几年里,天津新港在扭转物资不合理流向,降低华北进出口物资成本,支援国家建设,发展国内外贸易,改善人民生活,增进国际友好交往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新中国重要的港口,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全国各大媒体都给予了关注和报道,同时,也出版了一些介绍有关塘沽新港的书籍,甚至事关老百姓吃、喝、拉撒的各方面都“愿意用新港命名”,新港牌的火柴、新港牌的烟、新港牌的酒,就连天津市的第一本文学刊物都以《新港》命名,国家还专门发行了《塘沽新港》的邮票。

  王剑的抱负还不止于此,他由天津港(新港)出发,收藏范围迅速扩及了全国的水运史、航政史、抗战史(各地抗战画报)、以及滨海地区特有的盐业、碱业、造船、民俗文化史,一部“大港之魂”“滨海之魂”的悠悠“记录片”在他脑中、心头与眼前徐徐展开,众多珍贵的史料、众多难得的人物,他决心用后半生全部的心血,将它们著书立说,发扬之并光大之。

  从王剑的收藏室兼起居室的家中出来,他特意让记者带上他们编制的《津港今昔》老明信片和老照片合集,翻开此册,当年的万国桥、三岔河口、海河航运以及英租界码头、德租界码头、法租界码头、意租界码头、日租界码头、天津南运河、俄租界码头、塘沽码头、招商局码头撞进眼帘,历历在目,作为三会海口、直沽、紫竹林、天津新港,其兴衰荣辱并一步步壮大发展而来的历史足迹如烟云般浮现开来,令人沉思,发人深悟,也震荡人心,其价值与意义早超越了小小的画面,而成为一部弥足珍贵的记录,以史鉴今,更知前进的方向与动力。王剑说,“这么多年,我的收藏也得到了老领导、老同事和全国港航同仁、收藏届朋友的大力支持,他们为我提供线索,赠我很多书籍和画册,每想及此,都让我感念不已”。

  津滨网、滨海时报版权声明
  津滨网及滨海时报数字报所刊登的原创内容, 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 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 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来源: 津滨网-滨海时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侵权举报电话: 022-25204288、022-25204999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滨海小记者
   第03版:滨海生活
   第04版:滨海科普
收藏家的天津港情结
一周表情
内页导读
天津滨海新区腌渍菜畅销海外市场
海滨街“三项工程”构建未成年人教育体系
国家级纪念馆收藏新区企业作品
报头
滨海时报一版要闻01收藏家的天津港情结 2017-08-13 2 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